十暮清欢

“愿你一生被爱,一生可爱。三月拾花酿春,六月流萤染夏,十月稻陌拾秋,腊月丛中吻雪。一年四季,四季最好都赠你”
很喜欢这段话,就把它抄下来啦,字丑QAQ,怕是会让这段话失了原本的色彩QAQ

  可能心里的小鹿已经老了吧。它疲惫地靠在我的心上,叼着烟对我说:“就这个样啊,不撞不撞。”
  也可能有一天,它会慢慢地站起来,把烟丢在地上,捻灭。然后说:“看好了啊,最后一次了。”

【全职】账号名出处

喻安:

Nymph宁芙:



=w=我还是编辑一下。又加了点。没写职业都是不记得了,大部分是公会玩家。




兴欣








君莫笑(苏沐秋-叶修 散人):




葡萄美酒夜光杯,欲饮琵琶马上催。




醉卧沙场君莫笑,古来征战几人回?




《凉州词》王翰








一寸灰(乔一帆 鬼剑士):




飒飒东风细雨来,芙蓉墉外有轻雷。




金蟾啮锁烧香入,玉虎牵丝汲井回。




贾氏窥帘韩椽少,宓妃留枕魏王才。




春心莫共花争发,一寸相思一寸灰。




李商隐《无题四首》李商隐








风梳烟沐(苏沐橙 枪炮师):




看波面、垂杨蘸绿。
最好是、风梳烟沐。
阴重熏帘未卷,正泛乳新芽,香飘清馥。
新诗惠我,开卷醒然欣再读。
叹词章、过人华丽,掷地胜如金玉。




《看花回》赵端彦








寒烟柔(唐柔 战斗法师):




阳陆团精气,阴谷曳寒烟。




南朝 宋 颜延之 《应诏观北湖田收》








极目江天一望赊,寒烟漠漠月西斜。




 元 黄庚 《江村》








及其南柯梦后,衰草荒榛,寒烟暮雨,同一邱耳。




 清 葆光子 《物妖志·木·柳》








毁人不倦(莫凡 忍者):




许嵩专辑《苏格拉没有底》中的一首歌








海无量(赵杨-方锐 气功师):来自 @街灯不亮 




福聚海无量,是故应顶礼。




《观世音菩萨普门品》








公会






月中眠:
笑舞狂歌五十年。花中行乐月中眠。  
漫劳海内传名字。谁论腰间缺酒钱。   
诗赋自惭称作者。众人多道我神仙。  
些须做得工夫处。莫损心头一寸天。




《言怀》唐伯虎








暮云深:




三尺龙盘古到今,波光凝碧暮云深。沈丝不断应无底,山脚池心彻海心




杨备《剑池》












霸图




大漠孤烟、长河落日(韩文清、宋奇英 拳法家):




单车欲问边,属国过居延。




征蓬出汉塞,归雁入胡天。




大漠孤烟直,长河落日圆。




萧关逢候骑,都护在燕然。




《使至塞上》王维








石不转(张新杰 牧师):
功盖三分国,名成八阵图。
江流石不转,遗恨失吞吴。




《八阵图》杜甫





我心匪石,不可转也。我心匪席,不可卷也。




《诗经· 柏舟》








霸气雄图




夜未央:




夜如何其?夜未央,庭燎之光。君子至止,鸾声将将。 
夜如何其?夜未艾,庭燎晣晣。君子至止,鸾声哕哕。 
夜如何其?夜乡晨,庭燎有煇。君子至止,言观其旗。




《诗经·小雅·庭燎》








皇风




扫地焚香(田森 驱魔师):




扫地焚香闭阁眠, 簟纹如水帐如烟。 




客来梦觉知何处, 挂起西窗浪接天。




苏轼《南堂五首》之五








呼啸




韶光换(赵禹哲 元素法师):




少年不管,流光如箭,因循不觉韶光换。至如今,始惜月满、花满、酒满。 
扁舟欲解垂杨岸,尚同欢宴。日斜歌阕将分散。倚兰桡,望水远、天远、人远。 




宋祁《浪淘沙近》








蓝雨




索克萨尔(魏琛-方世镜-喻文州 术士):来自 @吸血狼人|Fenrir 




Sorcerer




男巫师(没错不是术士不是巫师是男巫师,专指以装神弄鬼替人祈祷为职业的男人)








涛落沙明(宋晓 气功师):




客有思天台,东行路超忽。涛落浙江秋,沙明浦阳月。
今游方厌楚,昨梦先归越。且尽秉烛欢,无辞凌晨发。
我家小阮贤,剖竹赤城边。诗人多见重,官烛未曾然。
兴引登山屐,情催泛海船。石桥如可度,携手弄云烟。




李白《送杨山人归天台》








蓝溪阁




蓝桥春雪:
蓝桥春雪君归日,秦岭秋风我去时。




每到驿亭先下马,循墙绕柱觅君诗。




《蓝桥驿见元九诗》白居易








春易老(梁易春):




离合悲欢沧海桑田 春易老黯黯有谁怜 




歌曲:奈何天 
作曲:黄耀明 作词:迈克 








笔言飞、入夜寒:




长安柳絮飞,箜篌响,路人醉,花坊湖上游,饮一杯来还一杯。水绣齐针美,平金法,画山水,诗人笔言飞,胭脂扫娥眉。烟花随流水,入夜寒,寒者醉,今朝花灯会,提画灯迷猜一对。 




ediq的古风歌曲《盛唐夜唱》




(职业忘记了=w=)








绕岸垂杨:




轻霭浮空,乱峰倒影,潋滟十里银塘。绕岸垂杨。红楼朱阁相望。芰荷香。双双戏、鸂鶒鸳鸯。乍雨过、兰芷汀洲,望中依约似潇湘。
风淡淡,水茫茫。动一片晴光。画舫相将。盈盈红粉清商。紫薇郎。修禊饮、且乐仙乡。更归去、偏历銮坡凤沼,此景也难忘。




柳永《如鱼水》








曙光旋冰:




起点作者。








雷霆




生灵灭(肖时钦 机械师):




行人何彷徨,陇头水呜咽。




寒沙战鬼愁,白骨风霜切。




薄日朦胧秋,怨气阴云结。




杀成边将名,名著生灵灭。




于濆《陇头水(一作吟)》








鸾辂音尘(戴妍琦 元素法师):






飒飒霜飘鸳瓦。翠幕轻寒微透。长门深锁悄悄。满庭秋色将晚。




眼看菊蕊。重阳泪落如珠。长是淹残粉面。鸾辂音尘远。




无限幽恨。寄情空殢纨扇。应是帝王。当初怪妾辞辇。




陡顿今来。宫中第一妖娆。却道昭阳飞燕。




柳永《斗百花·煦色韶光明媚》








轮回




一叶之秋(叶秋-孙翔 战斗法师):




其出处为《淮南子·说山训》:“见一叶落而知岁之将暮。”




宋·唐庚《文录》引唐人诗:“山僧不解数甲子,一叶落知天下秋。








笑歌自若(方明华 牧师):




唐朝元和年间,有寒山子,冠桦布,着木履,披蓝缕衣,掣风掣颠,笑歌自若,来到寒山寺这个地方缚茆以居。








云山乱(吕泊远 柔道):




一叶舟轻,双桨鸿惊。水天清,影湛波平。鱼翻藻鉴,鹭点烟汀。过沙溪急,霜溪冷,月溪明。

重重似画,曲曲如屏。算当年,虚老严陵。君臣一梦,今古虚名。但远山长,云山乱,晓山青。




苏轼《行香子·过七里濑》








微草




王不留行(王杰希 魔道学者):中草药- -。功效:活血通经,消肿止痛,催生下乳。




木恩(高英杰 魔道学者):虫爹的基友




飞刀剑(刘小别 剑客):中草药




冬虫夏草、防风(方士谦-袁柏青):中草药




使君子(周烨柏 鬼剑士):中草药




独活(邓复升-许斌 骑士):中草药




大戟(肖云):中草药




叶下红(柳非):中草药




竹沥(梁方):竹子经加工后提取的汁液。








虚空




逢山鬼泣(李轩 鬼剑士):
见说岷峨千古雪。都作岷峨山上石。君家右史老泉公,千金费尽勤收拾。一堂真石室。空庭更与添突兀。记当时,长编笔砚,日日云烟湿。野老时逢山鬼泣。谁夜持山去难觅。有人依样入明光,玉阶之下岩岩立。琅玕无数碧。风流不数平原物。欲重吟,青葱玉树,须倩子云笔。




《归朝欢》辛弃疾








烟雨




风城烟雨(楚云秀 元素法师):




凤城烟雨歇,万象含佳气。酒后人倒狂,花时天似醉。




三春车马客,一代繁华地。何事独伤怀,少年曾得意。




刘禹锡《曲江春望》








林暗草惊(李华):
林暗草惊风,将军夜引弓。




平明寻白羽,没在石棱中。




《塞下曲》卢纶








义斩






斩楼兰(楼冠宁 ):




五月天山雪,无花只有寒。 笛中闻折柳,春色未曾看。 晓战随金鼓,宵眠抱玉鞍。 愿将腰下剑,直为斩楼兰。




李白《塞下曲》








千叶离若(钟叶离):




起点作者








归去来兮(文客北):




“归去来兮!田园将芜,胡不归?




陶渊明《归去来兮辞》








百花






落花狼籍(于锋 狂剑士):




东风吹水日衔山,春来长是闲。落花狼籍酒阑珊,笙歌醉梦间。
佩声悄,晚妆残,凭谁整翠鬟?留连光景惜朱颜,黄昏独倚阑。




李煜《阮郎归·呈郑王十二弟》








【全员向】那些比大神还厉害的,大神家的亲戚们

瞳方方:


段子向,半原创,个别梗借鉴网络。


春节四处拜年走亲戚的职业选手,会和亲戚们擦出什么样的火花呢?


——————————————————————————————


叶修:妈,我强烈建议我和叶秋分房睡。
妈:为什么?
叶修:因为叶秋晚上睡觉总打呼噜,还总是翻身,影响我睡觉。
妈:这个啊,可是你弟弟说他一个人怕黑哎,你们要是不想睡一个房间,那——
叶修:那——(无比期待的小眼神儿)
叶秋:(在后面阴森森的)那睡一床好了。
叶修:……


韩文清:(正安静的抱着小侄女)
小侄女:叔叔,你笑一个。
韩文清:不会。
小侄女:笑一个嘛~
韩文清:不会。
小侄女:那我教你行吗?
韩文清:好。
小侄女:(颤颤巍巍的站起来,站在韩文清大腿上)笑一个~(伸出手来捏住韩文清的腮帮子朝两边扯)。
韩文清:……


张新杰:不要靠近我的仓鼠(挡在仓鼠笼子前面)。
表妹:哥哥这一次我一定不会弄坏它们了。
张新杰:(镜片闪过白光)你以为我会再相信你?
表妹:(扭头走了)。
张新杰:(给仓鼠为食儿)啧啧,我们不理她,我们继续吃食儿。
【张新杰这段推荐大家先看我正在写的长篇〔和你在一起的365天〕前几章有这个小表妹和仓鼠们的出场。】


喻文州:(在吃饭,盘子里只剩一个饺子)。
小表弟:(眼睛同样瞅着那个饺子,举起筷子来)。
喻文州:(说时迟那时快,一筷子叨起来,向表弟炫耀。)
小表弟:(皱皱眉头,对喻文州爸爸说)姨夫,这和您说的手残不一样。
喻爸:……
喻文州:……


黄少天:我们击鼓传花吧!谁拿到花谁表演个节目
一众人:附议。
黄少天:(花传到了他手里)我给大家表演个节目,单口相声!
爷爷:我们可以接着传。
奶奶:可以。
叔叔:可以。
婶婶:可以。
黄少天:你们——(起身去给喻文州打电话)队长!他们嫌弃我,他们——


与此同时喻文州起身去接电话,小表弟看他走了,趁他不备,一口吃掉了他盘子里的饺子。
喻文州回来:……(继续回去接电话)少天他们吃掉了我的饺子。


以下是妈妈们的专场:


王杰希:妈妈你在干嘛?
妈:我在贴双眼皮贴。
王杰希:为什么?
妈:这样可以让我的大小眼看起来不那么明显,杰希要不你也来?
王杰希:……
妈:来吧?(举起双眼皮贴)。
王杰希:(赶紧跑了)。


张佳乐:(披头散发看电视ing)。
妈:乐乐,你还想要你的头发吧?(拿着剪刀)。
张佳乐:(一手挡在前面)妈!你要干什么!
妈:就问你还想要头发吧!(挥起剪刀)。
张佳乐:(用力点头)。
妈:想要就快去找个头绳儿扎起来!天天披头散发!跟个女鬼似的!
张佳乐:(小声)是男鬼……
妈:(剪刀逼近)。
张佳乐:(滚去找头绳儿)。


周泽楷:(大冬天的穿着一件毛衣在家里晃荡,显示出他挺拔的身姿,帅习惯了,没办法)。
妈:棉袄,帽子呢?
周泽楷:(身形一顿)在卧室。
妈:穿上,家里冻死了。
周泽楷:(摇摇头)。
妈:穿上!
周泽楷:(回卧室穿棉袄)。
半晌,联盟的脸穿着绿色东北大棉袄,带着黑色大棉帽子从卧室里出来。
周泽楷:(心里想:还好不是在战队)。


林敬言:(玩手机ing)。
妈:儿子怎么近视了?
林敬言:没有,眼镜是平光的(摘下眼镜)。
妈:(看了一眼儿子)你还是带上吧。
林敬言:为什么?
妈:带上斯文点。
林敬言:不带呢?
爸:像个流氓。
林敬言:……


舒可欣、舒可怡:(打荣耀ing)。
妈:可怡,可欣,你们屋里的头发都是谁掉的?能扫扫吗?
可欣:是可怡掉的,可怡你去扫。
可怡:不,是可欣掉的,可欣去扫。
可欣:不是我,是你。
可怡:不是我,是你。
可欣:是你。
可怡:是你。
妈:是我,我去扫。
可欣、可怡:(赶紧起来去扫地)妈妈我来妈妈我来!
半晌——
妈:你俩扫地了么,怎么还有头发呢?
舒可欣:我说可怡,咱俩要不去剃个秃子?
舒可怡:我看行。


——END——

【黑遍全联盟】国家队的英文名

喻安:

GGTV新闻频道主持人千机伞:



国家队觉得,既然要出国打比赛,那大家也需要一些洋气点的英文名。




张佳乐:“喻文州直接就叫Suer好了,苏er。”
方锐:“喻文州既然是队长,那就要首先拿出点霸气来,不如再加上霸,叫SuBaer好了。”
孙翔震惊地:“啥?!SBer?!傻逼er?!”
喻文州:“……”
脑内提示:您已把孙翔拉入“一定要好好的教育一下”的分组名单。




周泽楷纯真善良地看着喻文州:“没有英文名,喻队起。”
喻文州和蔼温柔地回看周泽楷:“那就叫Gay吧,意思是愉悦的,小周喜欢吗?”




王杰希:“我有英文名了,不用给我起,直接跳过就好。”
叶修:“叫什么,Jessica?”
王杰希:“……”
王杰希:“叫King,谢谢。”
喻文州:“叫Eye是吧?我知道了。”
王杰希:“……”
王杰希:“o_0?!”




张佳乐:“黄少天那么烦,叫他Balabala好了。”
方锐:“哈哈哈哈哈哈巴啦啦小魔仙黄少天全身变?”
黄少天:“我靠你们都给我走开好吗,本剑圣那么帅,去你们的Balabala!”
张佳乐:“不叫Balabala难道叫Bilibili吗哈哈哈。”
黄少天:“Bilibili是什么鬼啊那你为什么不叫Acfun啊,我说你们……”
喻文州义无反顾地打断了黄少天:“那就叫Giligili吧,就这么定了。”
黄少天:“?!”




苏沐橙:“我觉得我就叫Orange什么的也挺好的呀。”
方锐:“我觉得你可以叫,Niang Xi Pi De,Ba Lao Zi De Yi Da Li Pao Na Lai(娘希匹的,把老子的意大利炮拿来)!”
黄少天:“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苏沐橙:“……”
方锐:“……苏妹子,轻一点,别踩了,疼,疼,疼疼疼疼——”




张佳乐:“事先说好,不准给我起Flower之类的!!!”
叶修:“别闹,Second。”
方锐:“别闹,Second。”
喻文州:“别闹,Second。”
孙翔:“别闹,SBer。”
喻文州:“……”
脑内提示:您已把孙翔拉入“我数到三你给我狗带吧”的分组名单。




孙翔:“我……”
喻文州:“你叫Axiba。”
孙翔:“我……”
喻文州:“你就叫Axiba。”
孙翔:“……”




方锐:“我叫Evildoer,中文意思是妖孽,怎么样,是不是特别有文化!”
苏沐橙:“我只遗憾为什么韩队长不来,这样他就可以叫Chang Kong Ling Xia Yu Nie Bu Sheng(长空令下余孽不生)了。”
方锐:“……亲队友?”
苏沐橙:“你给我起Niang Xi Pi De,Ba Lao Zi De Yi Da Li Pao Na Lai时怎么没想着我们是亲队友?”
方锐:“……”




喻文州:“叶神,你要叫什么?”
叶修:“不急不急,等你们都填好了我再看看。”




最后,冯主席看到这群人交上来的资料,仿佛看到了终极。
叶修:Father of the God
喻文州:God of the World
周泽楷:Gay
王杰希:Eye
黄少天:Giligili
肖时钦:Ci Chu Cheng Zhao Guang Gao
楚云秀:Beautiful
苏沐橙:Cute
张佳乐:Second
张新杰:Wo Bu Ren Shi Zhe Xie Ren
李轩:Li Lei
孙翔:Axiba
唐昊:Hong Huang Zhi Li
方锐:Evildoer




冯主席又想象了一下之后世邀赛中解说的场景。




“现在上场的是Ci Chu Cheng Zhao Guang Gao(此处诚招广告),这是一位来自中国吃土战队……呸,来自雷霆战队的选手……”
“Wo Bu Ren Shi Zhe Xie Ren(我不认识这些人)抄起十字架就朝着日本队的术士头上砸了过去……”
“阿西吧,原来是Axiba选手!!!”
“Hong Huang Zhi Li(洪荒之力)选手根本克制不住自己,冲上去就开始怼……”
“啊,原来是埋伏着的Giligili!这时Eye也从天上飞了下来!Giligili Eye完成了一次合作!看那里,Giligili Eye!看这里,Giligili Eye!干得漂亮,Giligili Eye!Giligili Giligili Giligili,Eye Eye Eye Eye Eye……”




冯主席觉得自己已经看到了终极。


【全员欢乐向】论职业选手的睡姿

喻安:

冷鱼片子:




→OOC
→全员欢乐
→爱到深处自然黑




————————————




自从官博公布了各大神组成的荣耀国家队将参加世邀赛,荣耀粉就开始热心的讨论大神们的同居生活。




于是有个名为“扒一扒大神们的花样睡姿”的帖子火了起来,以至于所有人都开始热心的讨论大神们睡觉的种种萌态。




这件事终于传到了国家队。




“哈哈哈他们说张新杰睡觉肯定跟躺尸一样!”苏沐橙举着手机狂笑。




“他们猜对了,”跟张新杰同房的喻文州说,“那天晚上我去个厕所差点被他吓死,伸手探了探鼻息,原来还活着。”




战术大师之间的战争是不需要动手的,张新杰微笑着说:“每天早上我起床看到喻文州呈大字型脸朝下趴在床上却依然健在还能安然入睡的时候,我都要感叹生命的强大。”




张佳乐表示张副队我懂你:“黄少同款,蓝雨标准睡姿屁股朝天平沙落雁式。”




正在啃西瓜的黄少天噎了一下,“张佳乐你不要以为你扎个小辫子我就不会欺负你,你睡觉的时候喜欢抱着被子乱滚而且滚到床底下那次你不要以为我没看见!”




张佳乐不甘示弱,“黄少天睡觉的时候喜欢说梦话,每次都逼的我放韩队录音。”




“卧槽槽槽槽槽原来是你我就说怎么最近一直做噩梦张佳乐你还有没有队友的爱了来来来我们打一架本剑圣要和你肉搏!”黄少天边说边冲向张佳乐,张佳乐捂住耳朵满屋乱跑。




“张佳乐这种抱着被子滚下床的属性倒是和叶修有点像啊。”苏沐橙笑道。




“前辈!!”周泽楷表示赞同。




“小周啊,”叶修表情复杂,“我滚下床怪我吗?你半夜爬到别人床上谁看到一个大活人趴自己旁边不会吓的滚下去!”




周泽楷:……【盯】




一秒钟之后叶修妥协:“好了好了我的错把你委屈收起来。”




王杰希一脸高深,一对大小眼也异常有光彩,“卦象显示,喜欢抱着被子睡觉的人多半缺乏安全感 。”




“这位老先生说的有道理,”肖时钦给室友捧场,“那您说说睡觉的时候突然冲下床打人是为什么?”




王杰希脸一黑,“肖时钦你大半夜在床上踢腿是练哪门武功呢?”




“还不是你冲过来打我下意识的抵抗!”




“李轩轩还是你最好,”方锐脸上大写的真诚,“至少你睡觉比较老实。”




“我谢谢你的夸奖,”李轩面无表情,“但我求你睡觉的时候不要突然大吼抢boss什么的。”




方锐觉得自己很委屈,“兴欣后遗症啊这不能怪我…”




看着一群人撕成一团,苏沐橙边嗑瓜子观战边对楚云秀说:“你有没有发现没头脑和不高兴组合今天格外安静?”楚云秀看了看一个沉默喝水一个假装看风景的两人,兴奋道:“有黑幕,绝对有黑幕!”




第二天早上,楚云秀和苏沐橙悄悄潜入孙翔和唐昊的房间,两张空无一人的床把苏沐橙吓了一跳,转头问楚云秀:“难道他们有扛着被子晨练的习惯?”




“不,”楚云秀表情复杂的指了指落地窗,“你看。”




苏沐橙顺着楚云秀手指的方向看去,落地窗前有个裹成木乃伊状的东西,像是个人。苏沐橙走过去左看右看,那木乃伊好歹露出一撮黄毛,“是孙翔,”苏沐橙拼命忍住笑,“现在是夏天啊,他居然还有这癖好。”




“宅男果然不可理喻,”楚云秀夸张的叹了口气,“话说唐昊呢?”




“不知道啊。”苏沐橙向后退了几步,突然踩到了什么,接着那张床底下剧烈的震动起来,她转头一看是一只脚,“卧槽卧槽,”苏沐橙边跳开边叫楚云秀,“在这里。”




一阵翻滚之后唐昊从床底爬出来,一边捂住脚一边一脸懵逼的看着楚云秀和苏沐橙喃喃道:“幻觉幻觉……”接着倒头又睡了。




“他……”苏沐橙一脸不可思议,“睡床底?”楚云秀也一脸懵逼,“是吧……”




等到各人都起床吃早饭的时候,苏沐橙听见唐昊一脸神秘的对方锐说:“我跟你说,我今天早上梦见一个木乃伊和一个女鬼,那女鬼披着头发长得挺好看的,还踩了我一脚,你说她是不是看上我了?”




苏沐橙:……




楚云秀:……




————————————